网易财经周报

锤子生死劫:深陷资金链紧张、大规模裁员困局

网易财经周报 https://www.wangyice.cn 2021-03-09 00:52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河南在线
撰文|崔玉贤 编辑|章剑锋 出品|网易科技《后厂村7号》 [划重点] 1.京东每个月的回款占到锤子现金流的60%以上,现在每个月的回款越来越少,不够员工开支.

锤子生死劫:深陷资金链紧张、大规模裁员困局


撰文|崔玉贤

编辑|章剑锋

出品|网易科技《后厂村7号》

[划重点]

1.京东每个月的回款占到锤子现金流的60%以上,现在每个月的回款越来越少,不够员工开支.

2.锤子大规模裁员已经开始,据说要裁至40%。

3.留在老罗周围的都是对老罗深度信服,有些人会说:老罗,你说什么都对。

4.“老罗忙的时候经常忙到凌晨3-4点,在公司睡觉,第二天早上8、9点洗个脸,刷个牙,凉水冲个头又开始工作。他非常拼。”

2017年5月9日,在坚果Pro发布会上,罗永浩大声地说:“有一天会有很多人用我们的手机,多到连傻逼都在用的时候,今天在现场的你们要记住,它是为你们而做的。”

发布会结束后,马上有锤子的投资人打电话质问罗永浩:为什么说出“傻逼都在用”这样的话。罗永浩说他后来也后悔了。

一年之后的2018年5月15日,锤子在鸟巢召开了一场号称“可以载入世界吉尼斯纪录”的发布会。但这场发布会后,锤子手机负面传闻不断:资金链断裂、大规模裁员……。

网易科技后厂村7号记者从相关渠道独家获悉,10月23日下午,罗永浩只身一人来到了北京360总部,密会了周鸿祎。

今年4月,行业就有传言360手机和锤子科技在洽谈合并事宜,但随后被周鸿祎否认。

11月7日,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网易科技后厂村7号记者当面向周鸿祎询问了和罗永浩密会的事情,周鸿祎回应称:“我和罗永浩经常没事会聚在一起聊聊天,在手机领域我们都在艰苦地寻找机会,所以有些交流。”

在10月23日见完周鸿祎后,罗永浩同日又出现在了小米生态链企业黑鲨游戏手机的发布会现场,与小米创始人雷军、小米联合创始人刘德以及原华为荣耀总裁、优点科技CEO刘江峰等人并排而坐,但罗永浩全程默默看发布会,与众人鲜有交流,与谈笑风生的雷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11月6日,深陷资金危机风波中的罗永浩在成都举行了一场“没有手机新品的发布会”回应裁员等风波,但媒体和外界解读为罗永浩为新的融资造势。

在罗永浩穿梭奔波新融资的背后,是无法回避的锤子的频临生死的危机:资金链紧张!《后厂村7号》记者经过深入的采访,试图探究锤子深陷危机背后的原因。

锤子生死劫:深陷资金链紧张、大规模裁员困局


三波裁员 只留40%

知情人士徐佳佳向网易科技后厂村7号透露,锤子科技实际已开启全公司裁员计划。“第一波主要是研发、供应链,之后是市场,第三波裁员也已经开始了,最终只留下40%的人员。”

据后厂村7号记者采访了解,本次大规模裁员由锤子市场副总裁苗颖(前新浪微博副总经理)主导,被裁人员可以获得《劳动合同法》规定的N+1补偿。

媒体还披露,曾被罗永浩费了很大力气挖来的合伙人、锤子COO吴德周也计划离开。不过,吴德周特意在微博辟谣,“假的,谣言。”

但这并非空穴来风,网易科技后厂村7号记者获悉,2018年10月16日,名为“北京优升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的公司成立。经营范围是技术开发、技术服务、销售自行开发的产品、电子产品、计算机等。

信息显示,10月24日之前,吴德周曾在这家公司100%持股,也是其法人代表人。

对于裁员的信息,之前10月15日有微博发布消息称:锤子科技开始大规模裁员,刚落户成都仅一年的总部面临解散。后经查证,这则信息的发布者是锤子科技早期员工、软件工程师王前闯。

同时,证券时报实地探访锤子成都总部,发现2000平米的办公楼里,大量办公桌椅处于空置状态。

不过,对于“成都公司人员解散”传言,锤子科技发布公告予以否认,称公司正在对北京、深圳和成都三地的技术人员进行整合,成都分公司的经营状况良好,各项业务也都在正常展开当中。

但锤子科技的这次人事整合,在锤子离职员工口中却是另一番说法。离职员工小A说,“除了裁员之外,锤子内部的一些项目也被取消了。”

锤子生死劫:深陷资金链紧张、大规模裁员困局


回款不足 资金链紧张

据后厂村7号记者采访了解,裁员、项目取消,或与锤子资金链再度陷入紧张有关。

“目前,每个月线上京东销售的回款很少,已经不够员工开支了。”徐佳佳表示,“京东的销售回款能够占到锤子日常资金流水的60%以上,可以说回款的多少直接影响到每个月员工的开支。”

2018年是锤子与京东战略合作的第二年。资料显示,2017年4月11日,京东与锤子签署了为期三年的战略合作协议:未来三年,锤子科技发布的新品,都将在京东独家首发;618、双11活动期间,锤子将推出京东独家定制版产品。

当时签约的是时任京东3C事业部总裁胡胜利。据锤子员工透露,罗永浩与胡胜利私交甚好。此后,罗永浩经常做客京东直播。经后厂村7号记者统计,从2017年6月份到2018年9月份,罗永浩参与的京东直播多达6次。

在京东架构调整之后,闫小兵接替胡胜利负责电子文娱事业群,此人对盈利看得更尤为重要,而锤子手机2018年发布的新品销量在京东销量却不尽如意。加之锤子给京东的点位低(“点位”即每单的手续费),京东逐渐对锤子有些疏远。

“京东每个月回款不足,导致雪球越滚越大,资金出现问题。”锤子销售人员董伟伟表示。

手机硬件是一个资金占用量非常重的行业,尤其是供应链和代工厂对资金投入要求非常高。

从2012年成立的天使轮到2018年8月份的10亿,锤子科技经历了6次融资,募集资金将近17亿元人民币,但这17亿元资金也只是杯水车薪。在被问到融资经验时,罗永浩感慨自己不是一个成功的能够为公司找到钱的人。

“在创业公司里,当初锤子的融资金额和小米、乐视比起来差远了。”第三方分析机构人士称。

对比来看,2010年底小米A轮融资4100万美元,估值2.5亿元;2011年12月小米获得9000万B轮融资,企业估值10亿美元;2012年6月底,小米获得2.16亿美元C轮融资,估值40亿美元;2013年8月,获得D轮融资,估值100亿美元;2014年12月完成11亿美元的第五轮融资,估值450亿美元。

融资不顺的同时,锤子的自身造血也不足:公开数据显示,从2012年至2016年,锤子科技连续处于亏损的状态:2016年9月,锤子科技投资方成都尼毕鲁科技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5年全年亏损4.62亿元;苏宁云商2016年年度报告曝光了锤子科技2016年营收8.09亿元,净亏损4.28亿元。

根据财经杂志报道,今年5月,锤子科技账上的可用资金仅5000万元。钛媒体报道称,截止今年三季度,锤子科技亏损了一个亿。

在锤子裁员的消息传出来后,网友猜测成都政府在8月投资的6亿元被花光了,但锤子之后对裁员的消息进行了辟谣。

知情人士告诉后厂村7号记者,罗永浩有意通过子弹短信项目融资,来缓解锤子的资金缺口压力。

“子弹短信属于老罗比较重视的项目,他最近很长时间都花在子弹短信上,希望能够卖个好价钱,填补锤子的窟窿。”徐佳佳说。

子弹短信曾是锤子科技的爆款产品,在2018年夏季新品发布会上推出,上线仅10天,激活用户突破400万,3天融资1.5亿,被认为向“微信”挑战的社交应用。但事与愿违,用户新鲜感褪去,如昙花一现,用户活跃度陷入冷清。

罗永浩在子弹短信上进一步融资的打算因此扑空。

锤子生死劫:深陷资金链紧张、大规模裁员困局


新坎:京东疏远

除了回款出现问题,消息人士透露,锤子科技的京东金融供应链贷款也提前断了。据悉,京东金融供应链贷款一年一签,本该在今年年底到期,但有可能被提前终止了。

“没有京东金融供应链的贷款,明年手机新品的启动资金就没有了。估计明年上半年不会有新机了,除非老罗能融到钱。”徐佳佳表示。

据后厂村7号记者了解,罗永浩与京东关系的疏远,一方面是由于锤子销售部刚刚发生了人事变动,负责人新到岗,也不知道关系的深浅,将京东上上下下都得罪了;另一方面,罗永浩的某些举动,伤及了京东的上层关系。

据了解,在2018年锤子515鸟巢发布会上,按照既定的规划,罗永浩将宣布与京东达成的一项合作:坚果Pro2的京东特别版。

“这个合作,销售那边与京东谈了N遍,京东还承诺包销20万台。为此,销售那边做了2-3页PPT给到了整个设计团队,并在5月14日晚上特意嘱咐了老罗一定要宣布这个合作。”锤子前销售部员工王刚透露。

但在整场发布会上,罗永浩最兴奋、讲得最多的却是坚果TNT,到最后,与京东的合作没有宣布,甚至PPT都没有展示。

“那是闫小兵第一次参加手机厂商的发布会,但整场发布会闫小兵和陈婷都黑着脸。发布会后取消了特别版合作,并要求锤子给出合理解释。”参与了这场合作的人士透露。闫小兵是京东高级副总裁、电子文娱事业群总裁,陈婷是京东商城通讯事业部总裁。这两位是手机品牌厂商和京东合作的关键人物。

此外,锤子科技还倒欠着京东的钱。据产业链上的人士透露:由于销售不佳,锤子科技欠京东金融和代工厂大约4至5亿元人民币。

“京东与锤子现在关系不太好,什么时候锤子将欠款还上了再说吧。”

虽然今年11月6日锤子在成都发布会上发布的地平线8号登机箱独家入驻了京东。但据后厂村7号记者了解,这是与胡胜利的京东“时尚生活事业群”合作,而非闫小兵的电子文娱事业群。

罗永浩与京东之前的携手合作始于2016年,那时正是锤子科技最低谷的阶段,持续亏损,一度发不出工资,罗永浩只得到外面做直播、四处站台,补贴公司。眼见太过困难,甚至已经做好了倒闭的准备。

通过罗永浩和胡胜利的信任关系,锤子从京东方面拿到了数亿预付款,并且有了上述提到的三年战略合作等情景发生。当时在媒体宣传上,京东对锤子科技有着“雪中送炭”般的恩德。

在和京东建立合作前,罗永浩与另一个巨头阿里已经进行过深入接触,双方合作接近达成,但中间颇多曲折,锤子困境之下,罗永浩求助和转场京东。

旧账:错失阿里

知情人士告诉后厂村7号记者,罗永浩私下与阿里集团首席技术官王坚交好,2015年底,双方公司就有过接触。当时,阿里在做自己的YunOS,需要硬件载体,通过补贴形式扶植了一批中小手机厂商搭载YunOS。

当时阿里非常好看锤子,除了YunOS业务层面之外,阿里希望通过入股投资的形式与锤子达成合作。

2015年12月10日,罗永浩现身YunOS系统发布会,双方合作显露端倪。

“当时,阿里的YunOS部门与投资部已经开始推动了双方的合作,但因为涉及到数十亿的投资,阿里财务要进驻调查。”参与当时合作商讨的李冬冬回忆。

就在外界猜测阿里会解救陷入破产危机的锤子时,2016年6月27日,锤子科技的工商信息中却显示了一笔2015万元的股权质押,质押给阿里巴巴,传言中的入股投资并未发生。

“当时业务部门和投资部门对投资锤子是没问题的,但财务在进驻调查之后,说了’NO’。”李冬冬透露,“财务说了这么一句话:锤子是除了乐视之外,见过的最乱的财务。”

“这笔股权质押,其实就是投资被否后,阿里给罗永浩的一种变通操作。”李冬冬说。

2016年年底,锤子与阿里YunOS达成了新协议,搁置投资,只在业务上合作。双方启动了一个新项目:Smartisan Powered by YunOS,也就是基于锤子原有的UI界面,YunOS提供底层系统架构,向第三方手机厂商开放。

2017年4月份,罗永浩带着朱萧木到杭州与YunOS签订了合作合同。按照计划该合作会在同年5月9日的锤子科技坚果Pro发布会上宣布。

戏剧的是,在5月9日发布会当天,直到PPT翻到最后一页,老罗只字未提与阿里YunOS的合作,反倒是时任京东3C事业部总裁胡胜利上台演讲了10分钟。

“之所以锤子和阿里没合作成,是因为在2017年4-5月份,锤子与京东达成了合作。京东允诺锤子7亿元京东金融供应链贷款,同时100万台包销合同。”李冬冬表示。

但这件事在阿里和锤子科技方有着截然不同的说法,双方相互指责,成见颇深。

“可以说是老罗撕毁合同在先。在与阿里签订协议后,还转而与京东合作。”李冬冬表示。

但锤子早期投资人郑刚却不以为然,将枪口对准了阿里,称锤子差点被阿里害死,明知道创业公司拖不起,投资前前后后拖了半年,最后说不。

不同于郑刚,在对待阿里的态度上,性格外露的罗永浩倒是没公开抱怨过一句。

相关人士透露,当初锤子如果能够再挺一段时间,凭罗永浩的关系,阿里的投资或有转机,但锤子资金链当时已频临断裂边缘,罗永浩只能求助和选择京东。

只是,如前所述,罗永浩与京东蜜月关系也没能维持太久。

手机卖不动 TNT工厂不接单

强调工匠精神的罗永浩,十分注重细节性打磨产品,锤子科技UI设计总监方迟说,“有时候会用90%的时间,去优化1%的细节”、“对我们而言,老罗的挑剔是一个很大的驱动力。”

对于品质挑剔,却不意味着市场销售一定能成功,相反,锤子产品的市场局面一直难以打开,至少从目前来看,诸多围绕锤子产品的差评(当然也有赞赏的声音),不仅有可能拖累罗永浩的“超越苹果”、“做出东半球最好用的智能手机”等宏伟目标的实现,于企业发展的艰难处境,也有雪上加霜意味。

2018年,在手机方面,锤子先后发布了两款新品系列:坚果3和坚果R1。

4月9日,开年首场坚果3发布会,历时仅1小时39分,这被称为是罗永浩有史以来最短的一场发布会。

坚果3选择了夏普全面屏模式,也就是现在小米MIX的设计:无额头,摄像头装在下巴;搭载了高通2016年发布的人气处理器:骁龙625。

当坚果3的渲染图出来之后,台下的人高喊了一句:凉了。

再当坚果3硬件配置出来以后,台下唏嘘了:高通骁龙625处理器是2016年的芯片,有网友表示,哪怕是用骁龙636也会好很多。

发布会后,坚果3的吐槽热度持续发酵。在罗永浩的一条微博里,被顶在第一条位置的评论如此写到:这个坚果伤了一部分老锤粉的心。

也有网友表示:坚果3是一款硬件无亮点,设计开倒车的产品。毕竟锤子科技给坚果系列的标签一直是“漂亮得不像实力派”。

一个月后,老罗在鸟巢召开了其认为是手机业界“革命级”的发布会,推出了旗舰产品坚果R1,及重新定义PC的TNT工作站。

坚果R1采用了高通骁龙845处理器,内存6GB起,后置1200万+2000万双摄像头,前置2400万摄像头,售价3499元起,是继锤子M1之后又一款搭载旗舰处理器的产品。

在经历创业初期供应链危机、产品配置跟不上节奏等窘境后,罗永浩终于拿出了一款有着“旗舰范”的产品,然而,坚果R1虽然起了大早,却赶了晚集,因为产品定价高、亮点不足,被随后发布的一加6、vivo NEX、小米8系列等同样搭载骁龙845处理器的产品快速抢了风头,不得不降价应对。

据锤子销售人员刘柳向后厂村7号记者透露,今年8月锤子在京东的手机销量不足2万台。

锤子科技“5.15”鸟巢发布会的重量级产品,当属罗永浩认为“将会改写人类计算机历史”的革命性设备坚果TNT,但因预定人数太少,厂商不愿接单而流产,以至于还有100个预定的用户没有产品,虽然TNT最后又以另一种形式出现,但也相差甚远。

在锤子科技内部人员看来,锤子手机的市场策略失败,与罗永浩的盲目自信不无关系。

据后厂村7号记者了解,2017年,受坚果Pro拉动,锤子全年手机销量突破100万台,罗永浩以此为依据,定下了3.5倍的2018年度销售目标:350万台,同时,财务方面也以盈利为前提制定了2018年规划,供应链亦然。

也正因如此,罗永浩在2018年年初自信满满地表示,锤子已经开始盈利了。

“今年4.9和515两场发布会后,两款产品都没得到用户认可。”锤子原销售部员工王刚说。

据其透露,坚果3一开始采购订单为80万台,后来紧急下调到30至40万,但仍造成了一定的库存积压。

锤子原市场和销售部门与罗永浩之间的矛盾裂痕明显,甚至存在某种对立情绪。

比如按照正常的产品规划,销售和市场通过调研,供应链配合搜集相关竞品信息,沟通之后定价。而锤子的定价机制与此不同,基本上是财务和供应链确认,市场销售反而不是最先知道和参与其中的部门。

这导致锤子的某些原销售人员指责罗永浩任性、听不进意见。据了解,两场发布会后,产品的市场表现不佳,销售部一些员工感觉是在为罗永浩的错误决策背锅,对抗性地选择了离职。

成也老罗 败也老罗

曾有媒体问罗永浩,当创业者个人的性格和风格给企业带来瓶颈之后,该怎么办?

罗永浩回答,一个公司能走多远、走多大,归根到底还是取决于创始人,如果还在位,取决于这个创始人有没有学习能力。他承认,自己过去攻击性很强,没把握好,锤子也在努力淡化个人色彩。

锤子科技成立6年多,多次被传倒闭,被传收购,不断被爆资金链危机。但每次,锤子科技都“熬”过来了,其中因素,或许也得益于罗永浩的IP效应带动——罗永浩在罗粉、锤粉中的影响力、号召力,于线上线下,颇具声势。

“每一个生命来到世间,都注定改变世界。”罗永浩在《我的奋斗》一书中写到。进入手机领域,老罗依然抱着“我创业是为改变世界,不是为赚你们几个臭钱”。

在改变世界的宏大定位中,罗永浩老师有具体目标吗?

去年在与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的一次长达9个小时的对谈中,罗永浩提到,他的终极梦想,是希望能参与或领导一次计算平台革命,而做手机,就是为此在进行先期储备。

不处在他的立场上,外人不能理解他的心态和世界。

既便是在2016年面临破产的艰难境地,罗永浩还想把一台苹果和锤子手机同时烧给已经故世的乔布斯,让他给评测评测,为此甚至找到乔布斯的墓地了,但碍于美国不允许乱烧东西的规定,最终没有这样做。

产业链上的一位人士评价罗永浩:自己真的相信自己,生活在自己营造的世界中。

“留在老罗周围的都是对老罗深度信服,基本上是老罗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人。”王刚说,“515发布会前,老罗也觉得TNT会出现问题,担心卖不好或者太超前,用户不接受。但在内部大会上,一些人就说:老罗,你说什么都对,你就记住这句话,说什么都对。”

光环与负重、野心与焦虑,在罗永浩的事业上紧密缠绕着。

在罗永浩身上,有着理想主义者的拼搏和干劲,员工说,“忙的时候,老罗经常开会到凌晨3-4点钟,睡在公司,早上8、9点钟,经常看到老罗穿着个趿拉板,挂着个毛巾,凉水冲个头,又进入忙工作了。”

在罗永浩身上,也有着理想主义者的狂躁和冲动,他承认自己是“独裁者”,员工说他:“在绿地中心(锤子的办公室之一)的时候,跟市场部开会能把门踹了一个洞,还砸椅子什么的,这不是偶然发生的事情。”

在罗永浩身上,还有着理想主义者的某种癫狂特质。媒体称他会因粉丝的热情而失控到抖动。

在商业世界面前,罗永浩承认,每天压力大得要命,最困难的时候,紧张到指尖都是发麻的。

吃过产业链的亏,栽过跟头之后,罗永浩反复谈到:技术实现需要有敬畏之心。

罗永浩承认自己并非没有弱点,他和罗振宇提到,自己有社交恐惧症,对于供应链的人,初期除非要他去见才去见,而雷军几乎中等重要性的供应商都去拜访过。

罗永浩意识到在这上面他犯了错误。“我们在做了一些调整,基本上所有的主要供应商老板或者负责人,我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尽量拜访,出差次数多了十倍左右。”

相关人士告诉后厂村7号记者,与合作过的人在办公楼里遇到,老罗会为了避开同乘一个电梯的情况,而改走楼梯。

罗永浩也在试着自我转变。

罗曾经嘲讽自己的前老板俞敏洪是他见过最没有原则的人之一,他认为俞虚伪,披着理想主义外衣,把自己塑造得很高尚很纯洁。但造手机时间稍长,也以理想主义者自居的罗永浩发现,企业家和知识分子不一样,企业家基本上百分之百维持不了道德洁癖。

“做企业之后,才知道你要既遵守原则底线又把事做成(有多困难)”、“这个事情压抑我的个性比做企业严重十倍”。

不过,现实锤击下,虽然这个曾经的“彪悍青年”有所妥协,但他也声称,挫折激发了他的逆反心理,在某些方面他比原来更骄傲了。

有锤友告诉后厂村7号记者,罗永浩是个理想主义者,无论如何,希望他并相信他可以将事业坚持下去。

但对于目前四处融资的罗永浩,眼前的困境是他创业以来的又一次劫难。在向“做最大计算平台”的梦想迈进之前,他必须先把锤子活下去的钱找到,这个并不容易。

(应采访者要求,徐佳佳、小A、刘柳、王刚、李冬冬均为化名)

相关资料参与及援引:

雷帝网、各色人物、双罗对话、陆新之《一个人与一群人》、IT时代网等

0
南阳新优媒 新优媒 中国商会新闻网 优媒问答社区 光彩商圈 海内青年网 广东财富日报 华南商业网 华中资讯网 风讯财经 搜狐中文网 新讯财商网 凤凰资讯在线 中原商讯网 和讯财经网 网易财经周报 华夏资讯网 商海中国网 人民商海网 新华国际网 央视新媒网 九州经济网 神州新闻网 光明中土网 环球资讯网 办公资讯网 南方财贸在线 信讯网 大邦网 中汉网 百创网 广创网 汉光网 海天网 三九头条网 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服务 区块链开发 区块链解决方案 区块链咨询 区块链应用场景 区块链底层平台 区块链公司 智能合约开发 NFT开发 区块链平台搭建 区块链溯源 区块链+供应链 大蜡烛资本 大蜡烛 大蜡烛基金 Big Candle Capital Big Candle Fund B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