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财经周报

对话陈明永:本分让我们避免错误的选择

网易财经周报 https://www.wangyice.cn 2021-03-09 01:10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河南在线
文 | 崔玉贤 晚7点,深圳湾一号最高的莱佛士酒店高层,正当媒体老师们还在纠结今晚的交流主题是否为“本分”时,那位对“本分”有着重度执念的理想者来了。

文 | 崔玉贤

晚7点,深圳湾一号最高的莱佛士酒店高层,正当媒体老师们还在纠结今晚的交流主题是否为“本分”时,那位对“本分”有着重度执念的理想者来了。

陈明永,OPPO创始人,2020年胡润百富榜306名,段永平门徒之一,跟随其从小霸王一路走到步步高,2004年在段的支持下成立了OPPO。他为人极为低调、更偏内向,很少出现在公共场合,接受媒体采访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面对这次难得的对话,媒体们期待已久,希望可以挖掘出这位传奇人物不为人知的故事,还原一个“真实的陈明永”。毕竟这个男人将OPPO蓝光机做到了全球TOP级;把MP3做到令人误以为是韩国高端品牌;甚至一度拿下中国手机市场第一的桂冠。

这样一位“本分”的手机人,你不好奇吗?

在商场如战场的今天,OPPO就像一股清流,提出了“只为美好,不唯赢”的价值观;在疾风知劲草,“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碾压式创新的手机行业,OPPO却说要“致善式”创新。

除了“凶、狠、诈、猛”之外,OPPO,在尝试着“另外一种可能”。

对话陈明永:本分让我们避免错误的选择


竞争,还有另外一种方式 

全程近四个小时的采访,看不到陈明永有过一丝的焦虑与急躁。

“对不起,来晚了。”推门而进的陈明永说道。浅蓝色衬衣,深色西装裤,面带笑容,声音沉稳轻柔。与媒体们一一握手,打过招呼之后,突然想起还没拿出名片,他又重新开始,一一递上名片,不急不躁。

落座之后,陈明永询问了媒体对他下午演讲内容的感受。2020年OPPO未来科技大会,陈明永做了《跃迁·致善》的主题演讲。

在这场演讲中,陈明永没有提到2020年OPPO的销量目标,如何在手机市场贴身肉搏中抢占更多份额,而是指出了经商的“另外一种方式”。他认为不管是生活还是经商不靠“凶”、“狠”、“诈”、“猛”,而是用另一种方式——善的方式,一样可以实现美好的结果。

陈明永回顾了自己小时候在农村生活的经历。庄稼浇水需要从水库引水,有些人不不愿意自己做就等别人引水的时候,将水渠悄悄打开一个口子,将水引到他们田里,被发现后,就会大吵大闹,甚至打架。

这些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在陈明永看来却不融洽,不美好,也非常的不适应。因此,陈明永会自觉地将自己与这些不美好的事情隔绝开来。

在后来读大学时,他在书本上看到了一位传奇商人,他做生意时让别人先赢,哪怕自己吃点亏,其实也没什么。

现实和书里的人叠加在一起,让陈明永认定,经商其实还有另外一种方式。这种方式不靠“凶”、“狠”、“诈”、“猛”,而是善的方式。

据了解,OPPO从未将经营目标设定为“要比某公司强”,OPPO的高管接受媒体采访也从来不会与“友商”作比较。OPPO副总裁吴强曾强调:“OPPO从来不提口号和目标,也从来不会说三年做到多少万台,也不会说三到五年做到市场份额第一,OPPO做的事情永远是练好基本功,把自己的基础打扎实。”

当受到了别人的诋毁和攻击,OPPO也不会去辩解。

“互相攻讦的最大坏处是,当我说你不好,你也说我不好的时候,在第三方看来是我们两个都不好他们的话术一定是这样,所以这种事情我们不能干。”陈明永说道。

比如OPPO的商标在国外被别人注册的时候,OPPO一方面抢注了后面的商标,另一方面也反击了对方,抢注了对方一个商标。据了解,此事在OPPO内部被通报批评,并且向对方团队道了歉。“如果我们变成和他们一样斗凶斗狠的时候,会发现我们本质上和他们是一样的,会违背做企业或者做人的本质。”

如今的手机行业已然成为一片红海,行业竞争激烈。企业动不动就喊出“碾压式技术”、“甩出友商几条街”、“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等口号。企业创新的出发点不再是为了用户,而是恐惧公司被竞争淘汰,为了竞争而竞争。此时,OPPO却提出了“不唯赢”的竞争观。

当然,“不唯赢”不是说不竞争。“竞争肯定是需要的。就跟下棋一样肯定要有个输赢。但输赢不是一上来就厮杀。”

陈明永非常认可围棋宗师吴清源说过的一句话:你围你的地盘,我围我的地盘,没有任何厮杀,最终高下立见。

但,到底哪种方式才是正确的?陈明永则以教育孩子成才为例做了类比:一种方式是严格教育,最后考上了清华北大;一种是让孩子找到兴趣,快乐学习,也可能考上了清华北大。两种方式都能够成才,不能说哪一种就是异类。

只是OPPO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成才。

本分,避免了错误的选择

对话陈明永:本分让我们避免错误的选择

OPPO如今向外界传递的“善意”并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早已刻入骨子里,融入血液当中的精神。

陈明永说,在他跟着段永平做小霸王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本分”的意识。

1992年,陈明永从浙江大学信息与电子工程系毕业,听从家人意见,进入一家四川电子管厂工作。只因“国营老厂与自己在大学读的索尼、本田等企业史书籍中的画面不一致”,陈明永离开了当时的铁饭碗,南下广东,加入了小霸王。

“那时候,我跟阿段就说过类似的话。(比如)这个人容易冲动,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总是从这个角度说事情。之后我们就开始提本分诚信,但我们说本分永远在诚信的前面。”陈明永回忆道。

“本分”最初是要做应该做,必须做的。在陈明永和段永平们提“本分”十年之后,看到论语里这么一句话“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可以说是万法相通,深浅而已。

2004-2005年,OPPO将“本分”提升为核心价值观,并对“本分”做了诠释:隔离外在的压力和诱惑,保持平常心态,回归事物的本源,把握住我们应该做的合理方向;要求自己而不是要求别人,当出现问题时,首先求责于己;与人合作的态度——我不占人便宜;本分高于诚信,即使没有承诺,本来应该做的事情也要做到。

“本分”已经在OPPO商业环境中形成了约束力,OPPO和合作伙伴会自觉约束自己。

“我觉得我们的核心竞争力还是文化,再加上整体机制。”OPPO河南总裁唐景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比如在河南,我们所有的客户是先款后货的,可能别人都是赊账的。我们在这几十年坚定地这样做。我们本分里就是肯吃亏,碰到问题主动吃亏,才有这么好的信用系统,大家非常信任你。”

据了解,在OPPO从功能机向智能机转型时,遇到了空前的压力。由于没有预想到智能机如此快速到来,OPPO产生了上百万功能机库存压力。各省级代理商开始分摊库存任务,降价、促销、清库存。在这次转型中,零售商没有亏钱,OPPO却付出了3亿元的代价,就因为OPPO向终端渠道商保证,清库存期间全额现金补差价。

这也是为何,有些经销商数十年只销售OPPO手机,因为他们知道:关键时刻,OPPO不会坑你。

当然,“本分”文化也是在不断演进。2018年OPPO在本分文化中加入了一条:敢于质疑,敢于挑战,通过批判性思考,以抓住事物本质。

“这个批判不是中文批判的意思,更多是反思、检视。这样有利于追问,通过追问找到本质。这个原则有点像孔子的‘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我们是一个团队的,提这个意见是为了你更好,而不是批斗你。”陈明永解释道。

之所以添加“批判性思维”是当时(2017-2018年)OPPO迅速扩张,组织规模变大,一部分员工在表现出批评和质疑的声音时,不被理解。

“我们的现实困境就是在惯性思维和在权威面前,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缺乏与之平等对话的勇气,不敢去质疑和挑战,大多数人选择了沉默或者随大流,而时移事迁,我们往往打偏方向而没察觉。”陈明永曾表示。

因为“本分”,所以在遇到危机时,能够主动吃亏;因为“本分”,所以不盲目竞争,能够回归初心;因为“本分”,所以不追求销量,能够静下心做好产品;因为“本分”,所以不只求短平快,能够坚持长期主义。

陈明永也表示,因为本分,让OPPO少犯了错误,少掉进了坑里。

据了解,OPPO已经将“本分”价值观纳入了所有员工的考核体系当中。

对话陈明永:本分让我们避免错误的选择

科技,只为美好

“本分”的价值观体现在产品上,就是对“极致”的追求。

相比谈企业文化,产品似乎更能让陈明永有表达的欲望。在对产品的理解上,陈明永有着天然的灵感。

在他看来,产品的精致度要胜于美。“有时候产品不一定那么美,但精致度做好的时候也很美。”早在20多年前,陈明永就将“精致”这一哲学贯穿在了OPPO的产品设计当中。

陈明永对产品如此严苛的要求,可以追溯到他的原生家庭。媒体曾报道过,陈明永的祖父曾经因为质量争议而把修堤坝的石匠气走,为了做一个竹椅,裁缝父亲会苛求靠背的曲线弧度,不能接受过弯与过直,否则就得重做。

而陈明永曾在小学四五年级时帮助祖父抄写名单,名字没有对齐被要求重写,因为“看着难看。”

据了解,当年OPPO做的第一部手机A103,也就是后来的“笑脸手机”,陈明永选择了昂贵的日立显示屏和进口电芯,正面是索尼经常用的铝合金拉丝面板,背面的摄像头,自拍镜和扬声器组成了一个大大的笑脸。陈明永说,这款产品不断地进行重新设计,打磨,创造了推出产品“最慢的纪录”。

后来一位OPPO高管回忆陈明永时说:“已经开模了,废掉,重新开,就是为了一点点,就是这样吹毛求疵。”

然而,事实证明陈明永做了正确的选择,这款产品一经推出,在不到半年的时间,笑脸手机的销量超过了一百万,创造了当时的奇迹。

后来的OPPO依然坚持着“极致”产品的追求,做出了R系列的爆品,做出了引领行业的快充技术。就如陈明永所提到的,OPPO要以科技为手段,实现每一个人对美、对想象力、对人性的追求。

在如今的万物互融时代,OPPO提出了“3+N+X”的科技跃迁战略。陈明永说,OPPO希望通过“3+N+X”的科技跃迁战略,不仅能让身处大城市的用户获得科技的创新体验,还可以让老家四川那里的人享受到科技带来的美好。

晚11点,媒体活动结束,本次对话毫无悬念围绕“本分”展开,但可喜的是,这一次让我们看到了陈明永在于“本分”之后的思考。

以下为态℃等媒体与陈明永访谈部分记录:

谈竞争

记者:今年为什么想讲“不唯赢”这个主题,感觉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了蛮多跟竞争相关的东西。

陈明永:因为竞争驱动往往是人能够掌握到这个信息,人是能被竞争驱动的,但是这个驱动会导致很多动作变形。

“不唯赢”就是你不要想着这个东西。还是我们的文化是抓本质,抓本质发现输赢不是最重要的,但是以输赢为导向驱动做事情的时候,有时候就失去了长远的考量,就比较短期了。

记者:那你觉得竞争是需要的吗?

陈明永:竞争肯定是需要的,商业最后是竞争,就跟下棋一样肯定要有个输赢,但是输赢不是一上来就是撕杀,有的人可能会享受撕杀的乐趣,但是商业、下棋都有相似的点,比如下棋道德层面的理解,如果理解到位的话你做你该做的事情,所有的结果会自然呈现出来。

比如我们说的围棋,围棋里有一个术语叫本手,该怎么下就怎么下,不是因为我要赢你或者是看到你的漏洞欺负你,本手下的时候自然就获得胜利。但是为竞争驱动的时候,本来是个高手,发现下的棋很难看。

记者:行业今年竞争形势怎么样?你认为竞争的代价是什么?

陈明永:不管是功能机还是智能机从头到尾竞争一直很激烈,就没有不激烈过,但是现在相比以前可能理性一点。如果是“你追我赶”的竞争方式,能够促进大家前进,一致提高,这是非常好的良性方式,代价小。但是如果竞争不是朝这个方向,或者是非理性的,可能就会有坏处,代价可能是让行业变得不健康。

谈产品

记者:之前OPPO的员工说老板对产品很有感觉,能够感觉出产品好不好,能不能大卖。今天正好有机会,你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从哪些直觉来判断产品会不会好、会不会火?

陈明永:这有可能被他们夸大了,但是我肯定对产品跟一般人比起来突出很多的这种感觉,比如我对产品有这么几个特点是我比较关注的,以我对产品的理解它一定首先看起来漂亮,拿出手有美感,二是有足够的精致度,细节一定是完美设计,然后是一种极致打磨的感觉,要有这种感觉,不能一看觉得不高级,有粗制滥造的感觉。对这一点,我对它的追求比前面那个还要高。

有时候产品美感不一定那么美,但精致度做好的时候也很美。但是如果这个产品形态有美感,但是精致度做的不好,差异很大。

记者:精致度具体怎么理解呢?

陈明永:精致度有几个特点,比如说细节,类似手感,类似缝隙的设计,类似质感的东西是不是表现得很到位,甚至有时候说直接一点就是做工,是不是很强调做工,细节能感觉到认真精心打磨的感觉,如果没这个感觉,你会感觉到它粗制滥造。

记者:基本上这个哲学是贯穿在OPPO的产品设计里面的。

陈明永:二十年前我就是这样要求的。

记者:除了美、精致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

陈明永:当然这个产品要解决具体的问题,用户在一些场景用起来,他的体验好。

记者:解决痛点。

陈明永:一定要解决痛点或者让他感觉很爽。

记者:这种产品如果拿到你手上是要看很久才决定?

陈明永:美不美一眼就看出来,我以前决定产品的时候会第一眼看觉得行还是不行,然后再拿出来第二遍的时候一定要再好看,第二眼是考验这个产品耐不耐看,一个好的产品一定要耐看,甚至有很多经典的产品,十年前的产品现在不用了,拿出来以后还是觉得很精致、很好、很耐看。

谈本分 

记者:假如我是一个OPPO员工,想要赚取个人的财富,各种欲望、各种幻想,在OPPO里面怎么实现。

陈明永:本分,有的理解就是说我不攻击,可能比较平和。但是这个理解我觉得就有点片面了,本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是要做正确的事情,比如要有进取心、企图心、目标感,它也是属于一个内容。本分只是说当你获取目标的时候,你要想想它跟你的初心是不是一致的,是不是正确的事情,如果是一个正确的事情,你肯定要尽120%的力气去干这个事情。而且干这个事情之后,最后实现了这个目标,肯定给这个组织或个人带来成就,同样也是激励的。

但是它不是单纯的物质激励或者单纯的激励,它首先是在理念上必须搞对,搞对了之后先必须正己,正己了之后再平天下,最后的结果要平天下的,你要去参与全球或者参与你能去的市场,而且从某种角度你的产品或者服务自认为好的话,应该跟更多的用户推广这个东西,去实现这样的目标,不只是一个要求把自己绑住了,绑住的是自己的私心杂念。

记者:如果员工有私心杂念就想发财怎么办呢?

陈明永:发财不是问题,走歪路发财就没办法,走歪路发财不是我们要的员工。

记者:您个人追求的是什么样的人生态度?人生观?

陈明永:人生观的定义是什么?正直的理想主义者。

我觉得以前我不属于特别稳的,带一点激进或者说文艺青年。30岁以后发生了变化,有些事情把环节打通了之后,从理论、结构上打通了之后发现这个事情一定会是这样的结果,你表现的就会淡定,有些东西就不会那么冲动。

像我今天讲的王阳明的心学,类似禅宗的东西,都能让你心境得到升华。

记者: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看这些东西?

陈明永:我二十七八岁的时候就看,我最早看是道家的,对我影响最深的是道家,老子、庄子,特别是老子。

记者:你会把老子的思想用到经营过程中吗?

陈明永:老子的思想,比如《道德经里》“太上,不知有之”,最高阶的领导是大家不知道有这个领导,这是属于道家思想,如果真正对它有理解的话就要学会放权、授权,但是也没告诉你怎么授权,知道授权也不一定授得好,授权是另外一门学问,但是思想是告诉你这么去做。

谈批判性思维

记者:段永平在雪球上讲不太理解你做电视这种行为,很好奇你们的沟通机制是什么样的?

陈明永:我看了之后也笑了,说明这个事情在他心中不是很至关重要的事情,假设我做的不本分,我相信他一定会打电话给我,他只说他没看懂,我觉得他表达的意思很纯粹,他只是表明他没看懂,他并不认为这个事情是错的,理解吗?

阿段看不懂这种事情也很正常,也不代表什么事情他都需要看懂,当然他的意见也是很重要的,可以反思一下。但是我们做智能电视更多是基于用户体验核心的场景,要把万物互融的体验做好,这个是需要去做好的,必须做的。

记者:2018年年底到2019年年初,OPPO在本分的文化中加入了“批判性思维”,当时加入的初衷是什么?在怎样的背景下加入这样一条?

陈明永:为什么会有批判性思维,最重要的是抓住事物的本质,我们发现你一下子去看这个事情好像是对的,但有可能抓的是表面,所以这个时候团队或者周边大家都要质疑、批判的做法,就像西方哲学的追问,追问就是批判,但是这个批判不是中文批判的意思,更多是叫反思、检视,这样对吗,为什么这样做吗?最开始是怎么考虑的?这就是叫批判。

或者这样做是最好的方法吗?最好的效益吗?这就是质疑。不会把思维停留在表层或者中层,回到根源上,在根源上才能找到本质,这样解决问题才能更加彻底,才能真正找到事物的本质。

记者:就像2018年这个时间点上提出批判性思维是有什么事件触动你吗?

陈明永:2018年的时候我们组织规模大了,大了之后有一部分同事觉得有人能够站出来接受批判或者质疑,他觉得是本能,或者这时候跟本来提倡的东西好像不一致,事实上这个理解还是表层,还要去想最本质的是什么,你要抓住这个本质的东西,就要容忍别人的批判和思维,所以我们必须有这样的氛围。说你不对,不会影响你,任何一个事情在我们公司里有人批评你,反而是好现象,让你或者旁边的人对这个事情有更深刻的认识,有所感知,这样更好一些。

记者:所以公司反对的声音有点少了?

陈明永:不是反对的声音,而是有些员工表现出批评和质疑的声音,另外一些员工不能理解这个事情。

要允许质疑和批判,我觉得是有利于追问,通过追问一定要找到本质,但是这种批判和质疑有一个原则,这个原则就像孔子说的“君子和而不同,小子同而不和。”和而不同是,我们是一个团队,我是跟你一起的,我是支持你的,但是你的观点我不认同。小人是你观点都很好,其实心里是把你当敌人的。我们的批判和挑战一定是属于君子和而不同,就是和谐、和平,我们一个团队的,为了团队,或者我提这个意见为了你更好,不是说批斗你。

现在风气跟以前接受度不一样,开会的时候,以前谁跳出来的时候大家觉得有点怪异,现在出来说,大家很坦然、很开放地听别人不同的意见,然后在思想上进行交锋。但是这个交锋的目的是要找到真正的事情是什么,本分很重要就是不能在错误的道路上,一定要在正确的路上。

所以我觉得思维质疑和批判如果本着君子和而不同,这是我们要求的。如果以批斗的方式,那是我们反对的。

谈致善式创新

记者:今天下午讲致善式创新的理念,为什么是现在提?这时候来提致善式创新的理念是因为什么?

陈明永:这种观念我们一直是在骨子中的东西。我们一直对外很少说,只不过借这个机会很好地说出来,它也是我们一直践行的。我们现在提这个,一方面是需要我们帮助品牌增加信仰,需要更多人知道。今天看到朋友圈说跟OPPO合作这么久,感觉很多人对OPPO不了解,但又感觉跟OPPO的接触就是这样的,就应该这么提。所以我们需要说出来让大家更了解我,不然,除了很熟的人了解我们之外,更多的人包括一些伙伴可能都不了解我们。

记者:有人问致善,不是至,而是致,为什么是那个致?

陈明永:我们选择的是极致的“致”。致善两个字,你说到达的“至”,是做的最好,致善是我们一定要,是这个意思。至善就是最高点了,一个是顶点、终点,一个是我们无限的靠近它,或者说在正确的方向上。

善的这种力量,我看见了,然后我相信、我选择、我行动,并且我坚持更进一步,最后实现我想要的终极,就是致善的世界,一步一步。

受到了别人的诋毁和攻击,为什么OPPO不辩解?这在我们公司总是发生,被别人打击了一下,大家就觉得那也要打击回去,对吧?我是觉得没有必要。

你再怎么斗我,我不管你,对吧?其实生意的本质它不是这个东西。诋毁和攻击倾泄的是情绪,引起的是过度反应,往往让人失去理性,同时也让这个世界变得不美好。当这些事情结束了,我们相不相信这个东西?一定是更相信的。

互相攻讦的最大坏处是,当我说你不好,你也说我不好的时候,在第三方看来是我们两个都不好。他们的话术一定是这样,所以这种事情我们不能干。

所以我们不要去强调碾压,我们要去追求科学的进步,科技进步有更好的方法去服务好这个世界。我们必须以这种美好和善意去激发、去服务这个世界才行,这个才是最重要的根本。

0
南阳新优媒 新优媒 慧下棋 多肽 中国商会新闻网 优媒问答社区 光彩商圈 海内青年网 广东财富日报 华南商业网 华中资讯网 风讯财经 搜狐中文网 新讯财商网 凤凰资讯在线 中原商讯网 和讯财经网 网易财经周报 华夏资讯网 商海中国网 人民商海网 新华国际网 央视新媒网 九州经济网 神州新闻网 光明中土网 环球资讯网 办公资讯网 南方财贸在线 信讯网 大邦网 中汉网 百创网 广创网 汉光网 海天网 三九头条网 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服务 区块链开发 区块链解决方案 区块链咨询 区块链应用场景 区块链底层平台 区块链公司 智能合约开发 NFT开发 区块链平台搭建 区块链溯源 区块链+供应链 湖南复读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