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财经周报

华为高管:苹果是个软件公司,华为也开始走这条路

网易财经周报 https://www.wangyice.cn 2021-03-09 01:06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河南在线
文 |锤子 出品 | 网易科技《态℃》栏目组 HDC,全称Huawei Developer Conference,华为开发者大会。

文 | 锤子

出品 | 网易科技《态℃》栏目组

HDC,全称Huawei Developer Conference,华为开发者大会。

2020年9月10日-12,2020年的HDC在东莞松山湖举办。而在主视觉上,HDC加上了后缀,它变成了HDC.Together,它的口号也是:No stop,No pause,Play together!他们还告诉开发者们:定义a的第100索引的值是“Coding Together!”

华为高管:苹果是个软件公司,华为也开始走这条路

华为高管:苹果是个软件公司,华为也开始走这条路

这似乎是为了彰显华为期望与开发者伙伴们共进退的决心。而HDC,也承载着华为想让自己更“软”一点的希望,他们为此发动了一场“会战”。

一场让张平安“想掉眼泪”的会战

在HDC上做演讲时,声音沙哑的华为消费者云总裁张平安曾透露,从一年多以前开始,华为为了HMS生态组织了一场大战—松湖会战,一场华为目前为止最高规格的会战。

在向网易科技等媒体解释这个词时,华为消费者业务CMO朱勇刚说,会战的意思是把“人和资源集中起来,在一定的时间迅速地解决、攻关出来一个关键的技术问题。”

这个关键的技术问题,就是HMS(Huawei Mobile Services)。张平安说,借助着这场“松湖会战”,在仅仅一年时间里,华为HMS生态已经跃居到了全球第三大移动应用生态。

对此,朱勇刚认为,现在用户的需求是要连贯,像苹果也正在打通iPadOS、WatchOS 、iOS、MacOS,这和华为的战略完全一样;但,走上这条路后才发现,“生态真的太困难了,而且比想象中的还要困难。”

这种困难,让张平安一提起“就要掉眼泪”。

在跟网易科技等媒体沟通时,张平安说,华为公司成立以来打了“无数场”仗,但这仗在开始打得时候,“我们心里没有人确定地可以打赢这场战。因为这么多公司都想建立生态系统,结果都是铩羽而归,华为搞生态能不能搞得起来,我们心里其实是打鼓的。”

但张平安坚定认为,华为有着自己的优势:第一是华为有端侧;第二是有网络设备;三是有更好的应用服务生态;现在,HarmonyOS 2.0发布,“我们有OS,还有应用市场、华为视频、各种应用,再加上HMS Core的生态,我们真的有机会构建这样一个HMS生态。”

这场战役,华为最初抽调了2000人参加,按照互联网DevOps方式组织开发,“但2000人根本不够,我们卷入了更多的人,”张平安说,这更多的人包括了全华为的人,从一线销售人员到各个地区的地区部总裁,甚至是员工们的家属和私人朋友。

张平安说,“华为人就是这样的,越在艰难困苦的情况下,华为人越不服输。”

HMS:没有GMS时,让华为手机“基本可用”

在做演讲时,华为消费者业务全球生态发展部总裁汪严旻说,移动生态中谷歌苹果的双寡头垄断局面已经持续了十多年,这对于包括开发者在内的产业各个环节都不是一件好事。

汪严旻说,永远说了算的苹果和要拿走应用内购买收入30%的谷歌,需要一个挑战者来建立新的生态,从而使得移动生态更公平。

他很自豪地说,华为推出HMS生态一年以来,初步实现了华为手机在没有 GMS 服务的情况下,“基本可用。”

对“基本可用”这个判断,张平安认为“是正确的”,因为HMS用户的迅猛增长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华为应用市场业务部部长吴昊进一步解释,华为应用市场在海外已有1亿用户,开发者已经意识到这个生态的价值,因此发展速度非常快,数量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过100%,“现在主要的问题是货不够卖,而不是用户不认可。”

吴昊透露,目前海外上架的应用有7万多个,用户80%-85%的下载使用需求已经合理满足,所以用户对使用HMS手机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尤其在欧洲一些国家、俄罗斯、印度、马来这些区域,用户使用HMS手机已经基本没有太大的障碍。这是用户体验方面的问题,确实基本解决。”

一年的会战,让HMS的Kits从14个增长到了56个,APIs则是从885个增长到了12981个。

朱勇刚说,12981个APIS已经远远多于竞品,这是因为“有工程师说我自己跑到他们家网站上一个一个数的,我们就是比他们多”。

未来,HMS还需要让华为手机从“基本可用”成为“好用”。

让华为更“软”一点

HMS生态让外界产生了一个感触:华为内部正越来越重视软件生态。

因此,在与网易科技等媒体沟通时,朱勇刚说,华为其实一直希望自己变得更“软”一点。

这种“软”与此前驱动数字电路的“软件代码”并不一样。朱勇刚说,软件在华为体系中一直都很重要,但此前是功能性的软件,而现在是以软件、生态、体验为中心。

在他看来,苹果与其说是“硬件公司”,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本质是个软件公司,“它硬件种类并不多,就一个PC、一个iPad、一个iPhone走天下”,华为这条路也才刚刚开始。

据朱勇刚透露,华为内部软件工程师与硬件工程师的比例可能达到了1:1;而在今年年初,华为除了成立硬件软件的开发团队外,还成立了软件的市场团队。

他说,华为会逐步开始变得更“软”。

0
南阳新优媒 新优媒 中国商会新闻网 优媒问答社区 光彩商圈 海内青年网 广东财富日报 华南商业网 华中资讯网 风讯财经 搜狐中文网 新讯财商网 凤凰资讯在线 中原商讯网 和讯财经网 网易财经周报 华夏资讯网 商海中国网 人民商海网 新华国际网 央视新媒网 九州经济网 神州新闻网 光明中土网 环球资讯网 办公资讯网 南方财贸在线 信讯网 大邦网 中汉网 百创网 广创网 汉光网 海天网 三九头条网 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服务 区块链开发 区块链解决方案 区块链咨询 区块链应用场景 区块链底层平台 区块链公司 智能合约开发 NFT开发 区块链平台搭建 区块链溯源 区块链+供应链 大蜡烛资本 大蜡烛 大蜡烛基金 Big Candle Capital Big Candle Fund B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