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财经周报

县长带货:"我直播一下午,就让一家贫困户脱了贫"

网易财经周报 https://www.wangyice.cn 2021-03-09 00:57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河南在线
创作|彭丽慧、章剑锋 出品|网易科技《后厂村7号》栏目 直播带货两个月后,陈灿平瘦了十二斤。

创作|彭丽慧、章剑锋

出品|网易科技《后厂村7号》栏目

直播带货两个月后,陈灿平瘦了十二斤。

每晚八点开播,每次三小时以上,结束后,继续工作到深夜两、三点,五个小时后起床工作,有时一天还要连播三场,忙起来经常只吃一顿饭。

这让远在成都的妻子和女儿很是担心。身为湖南安化县委常委、副县长,陈灿平已经三个多月没回家了,本来准备五一回去待几天,但想到县里马上有几个重大活动,就把机票取消了。

七百公里外的光山县,凌晨一点,邱学明接到县里一位重要部门领导的电话,寒暄之后,对方说明了来意:亲戚的提子快成熟上市了,希望邱学明去现场帮忙推广。

邱学明反复推脱,对方提出一定要亲自陪着他,让他哪怕去呆一个小时也行。

自从成为网红县长后,当地新瓜要上市,找他去站台;桃子要上市,也找他去站台;一些乡镇的农业企业、商家、门店、甚至楼盘开业也都找他去做推广。

“因为大家这样一个称呼(网红县长)和整个媒体的舆论,把我推到那个风口浪尖上。”邱学明向网易科技《后厂村7号》坦言,现在有点压力。

邱学明给自己设了一条底线:自己是公职身份,只为全县的某一个产业站台,坚决不为某一个商家站台。

2020年上半年,县长们很忙。受疫情影响,多地农产品供销链受阻,产品滞销,各地县长陆续走进直播间为当地农产品卖力“吆喝”。

“这是时代的一个大潮,我只不过是勇敢地跳进去了。”陈灿平说。说话前后,和他一样,一批接一批的基层县长们正在这股热潮里翻滚着,蔚为壮观。

县长带货:"我直播一下午,就让一家贫困户脱了贫"

县长带货:"我直播一下午,就让一家贫困户脱了贫"

“我直播一下午就能

让一家贫困户脱贫”

在接受《后厂村7号》采访的前一天晚上,陈灿平正经历改名风波。

陈灿平的平台账号叫“陈县长说安化”,后来改为“陈说”。让他没想到,才改了两天就遭到粉丝抗议,“你的县长身份为什么不强调?”“你在害怕什么?”、“赶紧改回来!”.........

不得已,他只能申请改回原名。

县长带货:"我直播一下午,就让一家贫困户脱了贫"

▲陈灿平直播带货中

“我搞晚了,虽然我的粉丝涨到32.5万了,但如果我去年玩,现在可能就到五百万粉了。”采访中,陈灿平多次对自己错过风口表示可惜。

两年前,陈灿平就已经关注到直播带货,但没有上心,觉得直播带货是一件很累的事,非常消耗时间、体力、精力。

眼瞅着县长带货热潮兴起,他也坐不住。今年3月1日傍晚六点多,在长沙回安化的高速上,陈灿平临时起意,公开在朋友圈宣布自己要搞直播 ,“今天晚上九点半我首次开播,请大家关注。”

当晚网友的热情超出了他想象。“这是个机会。”想到诸多受困疫情的茶农,陈灿平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出口,决定大干一场。

陈灿平直播卖的是安化县盛产的黑茶。位于湖南雪峰山脉北端的安化县,山多田少,既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也是著名的“中国黑茶之乡”。全县茶园面积36万亩,茶叶年加工量9万吨,全县约三分之一的人在从事着与茶叶相关的行业。

陈灿平的名气也通过网络传到贵州茶农耳朵里。一位手里有三万亩绿茶园的贵州茶农,就追着陈灿平,天天喊哥哥,希望他能帮自己卖掉积压的茶叶。

横向观察全国很多直播带货县长后,陈灿平告诉《后厂村7号》,真正像自己这样连续坚持直播三个多月的县长,全国还找不出第二个。

时间稍长,他身边聚起一批志同道合的县长伙伴。

他建了一个二十多人的县长群,用于交流经验。有些县长不仅每晚都要和陈灿平连麦,他们之间还会开启互助模式:陈灿平帮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副县长蔡黎丽卖大别山核桃,六安瓜片,蔡黎丽也会卖安化黑茶。

七百公里外,在河南省信阳市光山县泼河镇邬围孜村禾园合作社,一群出游的鸭子后面,“网红县长”邱学明正举着手机直播。

邱学明自称“光山老邱”,在光山县统筹发展电商业务六七年。一把云台,一个手机,过去两年,邱学明走遍光山每个角落,拍下的这里的山山水水和特产,帮农户宣传吆喝卖农产品。

近期他每天保持一到两场直播的频率,他告诉《后厂村7号》,自己每天能卖出500(单),蔬菜、水果、豆制品、鸡鸭,都卖。

县长带货:"我直播一下午,就让一家贫困户脱了贫"

▲邱学明在南向店乡草莓园直播带货(图片来源:光山县广播电视台)

透过小小手机屏,邱学明广交天下朋友,不只在国内,远在泰国援外的、在印度洋上跑船运的华人,时常也在直播中和他互动,“他们会在直播间和我汇报自己现在在哪里。”说起自己的吸粉能力,邱学明有些小骄傲。

甚至还有粉丝不无夸张地告诉邱学明,如果不看他的直播,一晚上会睡不着。

这也让他打心眼里觉得,他的这些粉丝跟他的思想三观是一致的,是铁粉,“不是他们弄的那些粉丝僵尸粉,那个没狗屁用。”

更意外的是,越来越多当初唱反调的人跑过来和他套近乎,想向他带货取经。

“什么狗屁电子商务,他胡搞,他能搞成吗?”邱学明记得,刚开始做电商的时候,在当地有人这样挖苦他。走红后,他发现,这些嘲笑他的人都改换了面孔,恭维他有战略眼光。

采访中,邱学明声音响亮,中气十足,接连豪言:“我推哪款产品哪款产品就爆“、“我推哪个企业哪个企业就火”、“我直播一下午就能让一家贫困户脱贫”.......

邱学明的底气,来自他六七年间一直在电子商务发展第一线摸索,光山县既是首批国家电子商务示范县,他个人也是商务部电商专家以及阿里巴巴的电商导师。他曾经的战绩是把本地羽绒服、棉服卖到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

对于直播带货,他的口吻是一派轻车熟路、没有在怕的。当《后厂村7号》问他有没有怵镜头的时候,他大声否定,“这不算什么,我见过的很多场面比这大多了。”

县长带货:"我直播一下午,就让一家贫困户脱了贫"

县长直播大火,

平台排期都排不过来

6个工作人员,对接11个县长,快手扶贫项目团队忙翻了天。

11个县的产品要一个一个核对,物流要一个一个确认,就连直播间脚本也要一个一个沟通确认。

自从3月3日开启“百城县长、直播助力”助农活动以来,快手扶贫项目负责人杨牧天身兼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他们邀请全国各地县长进直播间售卖当地特色农产品。

杨牧天向《后厂村7号》透露,第一批县长直播带货原计划先重点做两三县,然后再统一推广全国,但报名的县长人数太多了。“没想到对接着对接着就成11位。”

县长们对于直播带货的积极性,是杨牧天他们始料未及的。

杨牧天记得,有天夜里一两点钟,他还看到新疆尉犁县何淼副县长还开着直播间,和粉丝聊天。

广西乐业县副县长曹文飞直播前专门抽出时间练嗓子,就为在直播中一展歌喉。直播嗨上瘾后,“拖堂”到晚上12点以后更是常事。

现阶段,快手在每周三晚专门设置一个固定栏目,留给县长们带货,未来还将作为快手后续的重点栏目来打造。

“现在县长们的直播排期都排不过来了,” 淘宝直播村播负责人朱曦对《后厂村7号》说。

2019年4月,为了让县长们更加了解电子商务,阿里巴巴做了一个县长培训班,直播也是其中一个课程,朱曦临时起意,现场拉班上25位县长直播半个小时。

全场轰动。下课后,朱曦被县长们团团围住,进一步询问了解直播带货。

“他们(县长)会觉得,原来淘宝直播带货这种方式还挺有意思的。”朱曦从中看到苗头,决定把这件事情往大做。

从2019年4月开始,淘宝直播每天都有一档叫做《县长来了》的节目,邀请县长进直播间,给自己家乡带货。当时朱曦打的概念就是,一县长一品,尽量把这些品都打爆。

今年,随着国家领导人走进淘宝直播间,各地县长的直播需求越发涌上来,“一下子就火了”,身处其中的朱曦更感受到了这股热潮。

仅3月份就有超过100位县市长来到淘宝直播间,为当地农产品代言。淘宝直播更是将3月定为“春播月”。

“负责上个月村播日的同事那一晚上没回家,第二天白天继续干活。”朱曦说自己大半的时间都已经在当‘客服’了。随着县长直播带货项目越做越大,朱曦明显感觉到,团队所面临的压力以及工作量多了很多。

疫情以来,共有六百多位县长走进淘宝直播间,覆盖中国两千多个县。在快手上,也有超过三百位县级领导、扶贫第一书记开启了直播带货。

在618期间,更有100位县长在京东直播。

只是,县长直播带货越来越热的同时,问题也随之出现。5月17日,新华社发文指出要谨防直播带货变成官员秀。

作为平台方,朱曦说,淘宝直播要对消费者负责,对于参与直播的县长和商品都需要符合平台的标准。

在遇到没有做好准备就盲目投入电商带货的县长,杨牧天也会提出告诫。他担心这个领域会出现过热跟风的非理性行为。

之前他就曾经遇到过一次严重“事故”,某地电商链路不完善,但当地县长执意要做直播带货,结果出现网络卡顿。

陈灿平最近和很多网红县长交流后,产生这样一个疑问:有些网红县长不懂客单价、不懂GMV,他怎么成为网红县长的?

自认看不惯“丑事”的邱学明更为直白,专门写文章对县长直播带货的另一面进行了抨击。

他声调激切:“那些官员搞直播带货,已经是走火入魔、误入歧途,买水军点赞、刷单、搞假流量,把县长带货这么好一个事给抹黑了。”

县长带货:"我直播一下午,就让一家贫困户脱了贫"

为涨粉,

有县长傍大V,

有县长玩潜伏

透过手机屏幕,杜子建看到陈灿平端起一个大杯子,喝了一大口黑茶。

对于那个大杯子,微博大V杜子建尤为关注。他对《后厂村7号》描述,“就是油腻大叔经常拿在手上的那种大杯子。”

县长带货:"我直播一下午,就让一家贫困户脱了贫"

▲陈灿平(左)和杜子建(右)连麦中

3月的一天,有朋友找杜子建,告知有个县长想和他连麦,虽然毫无兴趣,为了不拂朋友面子,他就想着“感觉好就多连一下,感觉不好就挂了。”

这一连麦,杜子建发现,陈灿平不仅有文化底蕴,能聊曾国藩,而且对每一个农产品的功能、特点、优势都很清楚,放得下,没有官腔,是实实在在给农民带货的政府官员。

这让同为农民出身的杜子建越聊越嗨,兴起之时,他还给陈灿平当场培训“直播间怎么涨人气、留人”。

杜子建是社会化媒体营销专家,在国内营销界名头很响,个性突出,言行也颇具争议。发现陈灿平要和杜子建连麦,粉丝们不答应了,质疑他这样做极不明智。可这一次,陈灿平铁了心,坚决不屈服于粉丝。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和他连麦一晚上可以吸引来3800个新粉。”陈灿平说,他觉得很值,也不认为和杜子建连麦有什么不妥,“都是凡人,谁都不可能十全十美。”

为了增粉,陈灿平做过不少次求人连麦的事,他笑称自己脸皮厚。不管认不认识,看到哪个大V厉害,他就直接私信,“我是扶贫干部,安化县委常委、副县长陈灿平,是全网最火的县长,请你支持,为了助农。”

连麦大V主播,也正是平台对县长们的流量帮扶中的内容项。为了帮县长快速渡过启动期,快手对应每位县长匹配千万粉丝量级的主播进行连麦互动。平台方透露,每连一次麦,县长们至少能涨一千到两千粉丝。

杨牧天说,这也是县长们和大V学习的一个机会。

有的县长“厚脸皮求连麦”,有的县长则干起了“潜伏”。

去年7月份,杜子建在公司举办的短视频直播培训课上,一眼望去,注意到一位有些特别的学员。“一看就上了年纪,又有农民特有的朴实气质。”

这位默不吭声坐在台下认真听讲的特殊学员,就是邱学明。

觉察到短视频直播潮流的邱学明,得知杜子建要开课,趁赴浙江招商引资谈判之余,顺道跑到上海,潜进了杜子建开设的直播培训班。

最后一天答谢宴的场合,一交流,杜子建才知道,面前这位农民模样的学员,竟然是位副县长。

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杜子建不由生起几分敬服:一个县级领导,这么大年纪还能自降身份,为家乡的老百姓脱贫只身出来学习,稀罕。

邱学明告诉《后厂村7号》,平时直播的文案、配乐、剪辑等这些技术他都是自学摸索,产品的品控监督,他也要直接上阵,事无巨细地抓。他对自己的评价是:搞电商不输过任何年轻人。

现在大多数人直播卖货都强调自家货便宜实惠,邱学明一反主流,对网红低价卖货这个套路表示不屑。

“把低价卖成高价,把好产品卖出理想价,那才叫网红,那才是本事。”邱学明说,好产品是一分钱一分货,把一百块钱的产品卖成一块钱,人人能做,但这种低价卖货只会把路走窄走死,不可持续。他声言,自己卖的货一分钱也不降,“人家三分钟机打的糍粑卖十块钱三斤,我们农民半个小时手工打的糍粑卖十块钱一斤,而且我的用料还是四块钱一斤的珍珠糯米。”

县长带货:"我直播一下午,就让一家贫困户脱了贫"

直播做得好,

有的升了官,

有的直言不差钱

在直播镜头前,冯红云从树上摘下新鲜的沃柑,用力一握,丰盈的果汁飞溅而出。这随意一握,让她成功售出连山4万多斤因疫情滞销的沃柑。

县长带货:"我直播一下午,就让一家贫困户脱了贫"

▲冯红云从树上摘下新鲜的沃柑

冯红云是广东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县长,也是一名“网红女县长”。和其他县长一样,疫情期间,她不得不主动站出来,为连山县滞销的农产品呦喝。

“全广东就冯红云一个网红县长IP。”陈永晴告诉《后厂村7号》,基本上广东每个县的县长都在做直播带货,但只有风格活络的女县长冯红云一直坚持。

陈永晴是华南农业大学创新创业学院新媒体团队的负责人。这支团队此前一直专注于三农领域的新媒体电商营销实践。冯红云捏爆沃柑的那个场景,就是由他们策划出来的。

陈永晴记得,今年年初,接到连山县方面的需求后,他和团队连夜准备拍摄文案,第二天一早从广州出发,驱车280公里,赶往连山。

到达时,已经晚上八点了,县长冯红云一直在等他们。

由于准备的文案比较新潮,陈永晴担心冯县长不能接受。出乎意料,冯红云看完后,没有异议,爽快拍板,转天亲自出镜拍摄。

此后,冯红云出镜的各种鬼畜、搞笑带货短视频陆续上线,直播也是一场接着一场。

县长带货:"我直播一下午,就让一家贫困户脱了贫"

▲冯红云直播卖茶

放眼全国,陈永晴会把冯红云和陈灿平,以及吃鸡的山东商河县副县长王帅放在一起对比。他不讳言,打造冯红云,最开始就是对标着这几位网红县长去的。

虽然做了一段时间直播了,但陈灿平身边还没有一个固定的摄影师。

为了做直播,他临时搭建一个十几个人的团队做客服、电商,每月养活他们要十几万块钱,又自掏腰包,以不低于20万年薪,专程从北京把十多年前的老友请去助力。

固定摄影师每月要两三万,外面找一次500。一合计,还是后者划算,陈灿平就经常在外面临时雇人。

陈灿平自豪地说,操办这些事他没有花政府一分钱,“县长每年都说要拿一些资金来支持,但我说不需要,现在是钱在找我。”

47岁的陈灿平,拥有博士学位,原是西南民族大学科研处副处长、研究员和研究生导师。2017年,被组织下派安化扶贫挂职。挂职期满,陈灿平又应当地政府要求留任两年。

但他最终会离开安化,至于将来的规划,他透露自己将往 IP方向发展,做一个专业的文创网红。最近他准备出一本书,记录了过去三个月做网红县长的点点滴滴。

安化县政府为了把他这个 IP的营销效应永久留在当地,提出在他离任后,要授他一个荣誉县长称号。

“我今天忙着直播,又被绊倒了三回”,一次直播中,广西天峨县副县长梁昌旺讲到。他经常会爬山进果园搞直播。

梁昌旺没有专门组建自己的直播团队,而是整合县里已有的电商团队和新媒体、融媒体中心做直播。他告诉《后厂村7号》,请外面的人,成本太高,所以他们只能自己先干起来。

他在不断学习,强迫自己每天至少花半个到一个小时刷各个平台上的短视频、直播,去看那些大V们怎么拍摄和卖货。

2011年,梁昌旺来到广西天峨县,一门心思想把天峨县的吃住行、好山好水传播出去,为此放下身段,在微博上开设个人实名账号,宣传、售卖天峨县的农产品。

在梁昌旺眼里,天峨县这个偏于一隅的桂西北小山城,特色农业资源丰富,盛产龙滩珍珠李、核桃、秋蜜桃、食用菌、中药材等多种农特产品。而直播带货出现后,他自然也没有错过这波热潮。

县长带货:"我直播一下午,就让一家贫困户脱了贫"

▲梁昌旺直播中

从最初玩微博的副县长,到后来又一肩挑起县委常委、宣传部长,一身多职,问他升官是不是和直播带货做得好有关,他笑笑说,应该是,“可能我做营销宣传比较好吧。”

杨牧天发现,这些县长们在逐步摸索一些平台新玩法,以及属于自己的直播风格和特色。

在一场快手官方组织的县长直播活动中,梁昌旺就抛弃杨牧天团队的室内直播建议,直接把车开进果园直播,有时他也会策划一些活动,如吃果、挑果、摘果比赛。

县长带货:"我直播一下午,就让一家贫困户脱了贫"

▲梁昌旺在果园里直播带货

直播时,梁昌旺更喜欢把镜头对准老百姓,认为他们辛苦劳作的样子,更为平实、动人,远比自己在直播间里耍嘴皮来得震撼。

县长带货:"我直播一下午,就让一家贫困户脱了贫"

县长直播带货

只是起点,不是终点

冯红云最近几次直播现场,都站着几位年轻人,这是冯红云特地叫来学习的。

“她正在打造连山县的‘带货天团’。”陈永晴说,连山县在筹备大规模的主播培训,计划在每个乡镇带出2-3名网红主播、农产品代言人。这几位年轻人就在其中。

“如果只把自己做成一个长期的网红县长,是不靠谱的。”杜子建认为,网红县长需要把经验传授给当地老百姓,开枝散叶,再由政府投入资金等资源,实现规模化。

“我们希望县长在我们这做了几次直播后,回到县里,能把学到培训课程,去批量孵化,搭建直播基地。”淘宝直播村播负责人朱曦说,他们更希望通过县长去影响身边更多人,带动电商脱贫致富。

朱曦介绍,2020年淘宝直播将在全国16个省免费打造100所“春播学院”,衢州柯城是正式落地的第一家。未来,还将建100个淘宝直播基地,为有直播需求的乡镇提供场地、技术、指导等全方位服务。

但对于县长们来说,培养更多网红直播卖货只是其一,更为重要的是如何加速当地县域的农产品上行,形成普及效应。

农产品上行是将农产品与互联网相结合,采用多项高新技术打造出的农业闭环生态链系统。现阶段面临着电商上行基础不完善,商品标准化和品控意识不强,物流成本过高等问题。

“只有把品牌标准、人才培训、物流补贴这三块搞好,才有可以把农村电商做起来。”陈灿平说他正在着力解决他认为最重要的物流问题。

为此,他给当地电商带货人员制定了补贴标准:直播带货一千件补贴一千块,同时,他还打造电商产业园,形成集聚效应、规模化效应,从而降低整个产业链的成本。

而陈永晴的下一步计划,是在连山县做一村一品一网红。

现在广东全省在推“一村一品”,每个村有各自的特色农产品,陈永晴打算把连山县各个镇的网红 IP 也打造起来,主角可以是镇长或者村干部,也可以是当地企业的负责人。

连山县正在和华农进行全产业链合作,华农专家和教授将会从产业结构、种养殖技术提升、区域品牌打造,再到电商人才培养、物流等进行全方位指导。

“县长直播带货最大的意义不在于卖多少货,而是改革整个县的农业产业结构。”陈永晴说。

就像在一次直播带货后,冯红云悄悄告诉他,之前不知道农产品销售这么难,有那多环节需要打通。

对于未来,梁昌旺告诉《后厂村7号》,自己不光现在在天峨要把直播带货做下去,今后如果有机会到市里任职,更要利用自身优势,把直播带货在全市铺开。

57岁的邱学明则给自己下了死命令,要每天不间断直播到年底。他想看看,在新一个时代来临的时候,县长直播带货到底能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最终能给地方发展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我要带领我的父老乡亲一起做网红,一起搞起来,把县域经济搞得轰轰烈烈,把贫困帽子要彻底摘掉,走到富裕的行列。”邱学明说。

0
南阳新优媒 新优媒 中国商会新闻网 优媒问答社区 光彩商圈 海内青年网 广东财富日报 华南商业网 华中资讯网 风讯财经 搜狐中文网 新讯财商网 凤凰资讯在线 中原商讯网 和讯财经网 网易财经周报 华夏资讯网 商海中国网 人民商海网 新华国际网 央视新媒网 九州经济网 神州新闻网 光明中土网 环球资讯网 办公资讯网 南方财贸在线 信讯网 大邦网 中汉网 百创网 广创网 汉光网 海天网 三九头条网 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服务 区块链开发 区块链解决方案 区块链咨询 区块链应用场景 区块链底层平台 区块链公司 智能合约开发 NFT开发 区块链平台搭建 区块链溯源 区块链+供应链 大蜡烛资本 大蜡烛 大蜡烛基金 Big Candle Capital Big Candle Fund BCC